浙江溫州急救醫生的24小時:一天洗7次澡 角落裏睡覺

2020-04-04 22:31:32  阅读 530398 次 评论 0 条

(抗擊新型肺炎)浙江溫州急救醫生的24小時:一天洗7次澡 角落裏睡覺

中新網溫州2月10日電(記者 潘沁文 見習記者 周悅磊 通訊員 夏忠信)新冠肺炎席卷全國,浙江溫州成湖北省外首當其衝的疫情重鎮。

自疫情發生後,溫州市急救中心成立四支傳染病轉運隊伍,專門調配三輛負壓救護車,作為當地新冠肺炎確診、疑似和發熱患者的轉運車輛。

圖為工作人員靠牆休息 溫州都市報提供

對於急救醫生而言,參與轉運工作以來,他們的頭腦中已經沒有“早中晚”的區分。時間的刻度全由“轉運前”“轉運中”“轉運後”三個階段組成。他們的24小時裏,每時每刻都留下了奮戰的跡。

連續轉運11位發熱病人,他坐在角落睡著了

2月3日淩晨1點多,溫州市急救中心急救醫生林金平,已經接連轉運了11位發熱病人。

圖為急救醫生靠牆休息 溫州都市報提供

此時的他,剛結束上一趟任務,正靠在單位大廳的角落,趁著急救車需要消毒的一點空隙,休息一下。

“我本來就想坐靠一下,哪知道一坐下就睡著了。”林金平笑著說,而這一幕正好被同事用手機偷偷拍下。10分鍾不到,急救車消毒完畢,他又起來去轉運下一位發熱病人。

接〚知前去隔離點、接病人上救護車、觀察生命體征、根據病情不同給予不同的處理,必要時上吸氧設備,把他們送到發熱門診或是定點收û醫院……一天中,林金平反複做著上述工作。對他而言,這些工作不是重複。每接到一次通知,每轉運一位病人,都是一個新的開始,都需全力以赴,慎之又慎。

“一旦開始轉運,基本上是一個接一個,當中沒什麼空隙的。”林金說,“想上廁所也要一直憋著。有一次,從晚上6點多一直憋到了10點多。後來實在忍不住了,抓住幾十秒的空隙,才匆匆忙忙上了趟廁所。吃飯也是,見縫插針地吃兩口。”

為了讓工作方便,林金平還特意剪了個板寷Š型。由Ҙ護鏡和口罩壓得皮膚太久,持續缺血、缺氧導致了臉上的輕度壓瘡。對Ҁ些,他滿不在乎地說:“痕跡過幾天就下去了,不少同事都是這樣。”

連續上班28天守住救護車的“大腦中樞”

溫州市急救中心醫務科科長張蓋,在此次抗疫戰中負責抗疫轉運的協調工作:聯係醫院和指揮調度中心,溝通銜接好任務,合理安排人員轉運等。看҃是“協調”的活,可一點也不輕鬆。

從1月13日至今,張蓋從未休息過1天。每天早上8點,他便準時來到單位,檢查物資設備、做好交接工作。三四輛救護車同時出車,他拿著對講機多頭聯係——去哪裏接,送去哪裏,相應㻞物資是否準備妥當……

此外,提前去定點收û醫院踩點,為急救醫生們製定完善交接流程方案也是張蓋的工作內容。2月6日,溫醫大附二院甌江口院區開始收û病人,他提前去踩點,腦中模擬著病人送ㆫ院前後出現的種種情況以及可能出現的突發,製定好流程與應急預案,再交予應急醫生們。

自從疫情發生之後,溫州市急救中心密集接到許多市民的谘詢電話。接線員解答不了的問題,還需要張蓋去回答。因此,值班室經Ů會出現這個畫:張蓋手拿著對講機,右手拿著座機。一邊協調救護車盷ŗ事宜,一邊為市民答疑解惑。

比起對講機和座機,張蓋的手機用的最少。“但是,自從1月17日轉運第一位確診病人開始,我手機套餐裏的每月免û通話時間竟然沒幾天就用光了。”他笑著說,“之前從沒出現這樣的情況。這幾天,往往正通著一個電話,其間又有三四個電話進來了。”

在單位連續奮戰近一個月的張蓋,提到家人時,語氣變得緩慢,“前些天女兒生病了,我忙得沒空回去,孩子隻好一直托老人和妻子在照顧,好在家裏人都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他在轉運一位10歲確診病人時哭了

自疫情發生後,溫州市急救中心急救醫生金浩出車次數最多。截至目前,他已轉運確診和發熱病人三十餘位。

工作日,他往往要從早上8點忙到次日淩晨,長時間處Ҁ軸轉的狀態。接到指令時,他都得馬上進入狀態,做好個人防護,到指定隔離醫院接送病人。

將病人接到車上後,除了按流程進行必要的措施外,金浩更多是在安撫病人。2月5日晚上11點,他接到指令去州市區某酒店轉運一位確診病人。來ㅒ店,他才發現病人是個10歲的小男孩。這位小男孩的父親已確診,母親也因有症狀正在被隔離,此時的小男孩孤身一人。

當金浩看到他時,竟不自覺流下了眼淚。“他看起來還很懵懂,沒有恐慌,像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”金浩說,“去醫院的路上,我就和他聊家Ů,像是在哪讀書,過年前去過哪玩之類的話題。”

將小男孩送下車前,金浩拍了一下小男孩的肩,和他擊了個掌。“就當是為他加油打氣吧。”(完)